ag88.com
L 企业招聘
Listing
联系我们 | contacts us
电话:
邮箱:
QQ:
地址:ag88环亚国际股份有限公司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招聘 >

店场网构建农业餐饮互连网 定义S2B2b2C组织架构

2019-06-20 13:00

  S2B2b2C组织架构是为农业餐饮产业互联网设计的。这一组织架构描述的对象有四个角色,即大智云平台S(以下简称“大S”),细分行业中平台B(以下简称“中B”),产销终端b(以下简称“小b”),以及C端消费者。在S2B2b2C组织架构中,由“大S”提供数字世界基础设施及大智云工具箱;由“中B”提供细分行业操作系统及运营服务;由“小b”在销售终端实时提供个性化供给服务。

  在S2B2b2C组织架构中,由大S 提供大智云基础设施,统筹S2B、S2b、S2C等业务组件,但是大S不是以一己之力大包大揽,而是将垂直细分领域B2b业务转交给中B操作运营;由中B赋能小b(小商家小场家)开展产销对接b2b业务,由小b在终端从事b2C及C2b业务。

  农业餐饮行业构建了S2B2b2C组织架构,就能够在合理角色分工体制下运营,在智能合约利益分配机制下,整个产业体系形成互连互通的网络化关系,从而构建起产销跨界连接的商业闭环,形成产销数据流采集分析应用循环闭环,为全行业实现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运营提供组织架构支持。

  未来大S将要深度介入各行各业各个领域,但是,大S并不拥有各行各业所有产业基因。因此,大S需要构建S2B2b2C组织架构,进一步对2B业务和2C业务进行重构调整,把大部分2B业务和2C业务外部化,自己只从事“云2B”和“云2C”业务。这样,大S就不用赤膊上阵去做2B业务,而是把更多2B业务交给中B来承担;大S也不用亲自操刀去做2C业务,而是把更多2C业务交给小b来承担。

  在构建起S2B2b2C组织架构之后,大S可以将线上线下系统集成类业务移交给中B承担,将产销终端线下供给服务业务移交给小b;通过孵化培育垂直领域行业龙头(中B),采取S2B方式向中B赋能;同时,采取S2b方式向产销终端小b赋能,采取S2C方式向C端消费者提供支付社交等云服务。这样大S通过充分发动群众构建起生态系统,由一棵擎天大树就变为一片茂盛森林。

  在5G移动物联网时代,产业互联网上中下游联系更加紧密,产业链各节点互动更加频繁,大S凭借大智云能力可以对产业链深度介入,但是无法凭一己之力大包大揽赢家通吃。当前大S在进军产业互联网加码2B业务时,不能只进行内部组织架构调整,还需要将外部合作伙伴纳入进来,对产业生态系统进行一体化统筹设计,充分发挥自己在大智云领域积累的诸多优势,打造S2B2b2C组织架构。

  当前,大S们为布局2B业务进军产业互联网,正在围绕大智云业务调整内部组织架构,此时需要重新定义解决做什么的问题,还迫切需要解决怎么做的问题。大S既要开拓2B新天地,也要巩固2C老地盘,还要将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连在一起,并通过对组织架构再造来解决未来业务怎么做的问题。

  大S在推进2B业务运营产业互联网过程中,参与了全产业链各环节,介入了产品全生命周期,在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之间进行了连接,还提供AI云大脑对产业要素进行调度配置。从形式上看,大S是里里外外一把手,面面俱到什么都在做。实际上大S很难解决不做什么的问题,必须通过解决怎么做的问题来摆脱困局。

  未来大S开展业务将100%采取云服务方式,采取数据智能和网络协同方式进行操作运营。在构建了S2B2b2C组织架构之后,大S就可以利用数字化工具无孔不入地布局在前中后端,利用AI云大脑进行线上线下一体化调度操控,具体落地任务则交给中B和小b们来实施完成。

  在S2B2b2C组织架构中,大S包含了S2B、S2b、S2C等业务组件,全面提供大智云基础设施,为万物互联提供网络化连接支持,为万物智能提供强大的计算能力。在进入万物智连新时代之后,大S可以提供全栈全场景全方位赋能,采取S2B方式向中平台B赋能,采取S2b方式向产销终端小b赋能,采取S2C方式向C端消费者赋能等等。

  在S2B2b2C组织架构中,产业要素由大S提供的AI云大脑进行调度配置,供给需求实现了纵向一体化无缝对接。这些线上线下各种各样产业要素,在大平台AI云大脑的调度匹配下,产业链成员能够通过网络协同获得,这种网络化供应链体系实现了敏捷化,能够满足消费者个性化即时化需求

  S2B2b2C组织架构是在“S2B2C”基础上设计的,店场网只是对S2B2C模式进行了增砖添瓦。只是将S2B2C架构的描述对象由三个增加到四个,并且对中B和小b的属性进行了区别化描述,还在原架构中添加了中B这个新角色。在S2B2b2C组织架构中,中B是大S的重要助手,能够为大S进军产业互联网冲锋陷阵。

  大S在进行组织架构调整过程中,形成了前台中台后台的组织结构,这个中台角色是大S内部的专门机构,而中平台外部化则是一个新角色,需要将中平台的业务由内部转移到外部。需要说明的是,二者并不矛盾,内中台与外中台是里应外合相辅相成的。内中台是大S内部组织协调机构,职能是推动外中台与大S云后台进行对接,加快内外中台一体化协同运营。

  中B是一个新物种,具有平台经济特征。中B是细分行业全产业链运营调度协同中心。中B在全产业链中是一个承前启后的角色,在线上线下结合中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角色。未来中B将是大S布局产业互联网的重要抓手,大S只要孵化培育出一个细分行业的龙头(中B),将其作为操作细分产业链的抓手,就掌控主导了这个细分行业。

  小b是服务C端的主角,让大S直接干这个活是鞭长莫及。在构建起S2B2b2C组织架构之后,大S就不必赤膊上阵直接为小b服务,而是将中B作为驾驭小b的抓手。由于中B是垂直领域细分行业龙头,是小b的带头大哥,所以大S要对中B“简政放权”,利用中B为小b赋能服务,再通过小b为C端消费者服务。所以大S要携手中B打造垂直行业解决方案,通过中B将小b团结在自己周围。

  在S2B2b2C产业体系中,大S手中虽然拥有S2b业务组件,但对小b的管控赋能,大S并不赤膊上阵,不会一竿子插到底,而是放手交给中B去操作运营。中B是垂直细分行业的领头羊,把产业生态圈里的小b(小厂家小商家)组织在一起。中B是线上线下交互中枢,对接大S数据中台实现数据驱动运营,中B“承上启下”把产业链上中下游串连在一起,中B“承前启后”将前中后台连接在一起。

  中B是一个新物种,在S2B2b2C组织架构中,扮演着承前启后和承上启下的角色。在产业链上下游之间发挥承上启下的作用,在新组织架构前中后台之间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。中B在新组织架构中位于中轴枢纽位置,一只手通过S2B组件连接着大S,另一只手通过B2b组件连接着小b,所以被定义为中平台(以下仍简称“中B”)。

  在S2B2b2C产业体系架构中,中B的角色分工是从事B2b业务,中B不做与小b同样的业务,不从小b碗里抢饭吃,不直接从事2C业务。而是采取B2b2C的方式,通过小b间接为C端消费者服务,这样就不会与小b发生利益冲突。中B采取S2B方式与大S建立关系,将大平台S视为自己的上级领导,不做与大S同样的业务,有损大S核心利益的事情坚决不做。

  中B是对接AI平台服务商,小b是在中B领导下进行b2C业务的,是在中B的组织下实现b2C流程的,中B是小b的带头大哥。中B对位于产销两端的小b(小商家小场家)进行了连接。中B更深层次地渗透到产业链各环节之中,由中B应用大S平台上的大智云工具为小b们赋能,在线上线下为小b提供生产性云服务,帮助小b为C端消费者提供个性化即时服务。

  中B是小b线上线下两栖技能的训练营,是小b对接应用大智云的教练员。在人工智能与传统产业结合过程中,中B为两者穿针引线当红娘做媒婆。中B向小b灌输互联网思想,对小b进行互联网应用培训,为小b对接应用人工智能修桥铺路,让小b插上云计算翅膀,乘坐上智能化高速列车。

  现在大S平台越来越大,人员越来越多,资产越来越重,机制越来越僵化,社会责任越来越大,包袱越来越重,越来越不堪重负,越来越力不从心。中B是自主经营体,不是大S的内部机构,推行中平台B外部化,可以让大S甩掉人浮于事机构臃肿的包袱,去除部门林立体制僵化的大企业病。

  大S布局2B业务进军产业互联网,需要在各个细分行业占山头抢地盘,需要靠强将(中B)带兵打天下,而不是花钱养更多的兵(小b)。大S手中需要拥有少数能征善战的强将,拥有适应线上线下两栖作战的兵团(中B),而不是散兵游勇。因此孵化培育垂直行业龙头(中B)是大S的战略性任务。

  大S云平台的核心能力是产业穿透力和驾驭能力,大S手中有AI云大脑、有AI工具箱、有社交化工具、有移动支付工具、有智能助手、小程序等等,这一切中B自己手中并不拥有。简政放权之后,中B是离不开大S的。所以在中B做大做强之后,也没有独立生存能力,不会与大S分庭抗礼,不会另立山头闹独立性,大S并不会失控被边缘化。

  中B从事的是生产性服务业,是大S赋能小b的二传手,对小b业态模式进行重塑再造,在生产端(场)和销售端(店)之间牵线搭桥,在大S云平台上构建店场互联网,对店与场进行网络化连接。中B是轻资产型的,是小型化团队,没有固定资产投入,所以杠杆率低,不直接从事生产销售业务,没有库存不占用流动资金,店场网在S2B2b2C体系架构中,已经找到中B不大量烧钱的2B商业模式。

  在S2B2b2C产业体系中,我国有BAT等巨头扮演大S角色,同时我国小商家小厂家数量众多资源丰富,只要补上中B角色缺乏这块短板,就能够将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连接在一起,形成产销跨界连接的商业闭环,形成数据采集分析应用的循环闭环。

  小b是布局在消费者身边的一线部队,由小b提供个性化服务,由小b在现场提供面对面服务,由小b在消费者身边提供到门服务,由小b在终端完成产品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。由小b在终端与消费者直接交互对话,只有小b有条件了解熟悉消费者个人偏好,能够投其所好进行个性化满足。

  为C端消费者提供即时化个性化服务这项业务,大S是鞭长莫及做不到的,中B由于信息不对称也做不到,客服机器人只是小b的智能助手,所以小b这个角色是不可替代的,在我国商业领域,小商家小厂家数量多多资源丰富,由大S携手中B为小b提供线上线下平台赋能,小b将如鱼得水如虎添翼。

  在S2B2C新零售商业模式中,只包括了小商家,而把小场家拒之门外,新组织架构把小场家与小商家都吸纳进来。位于食材生产端的小场家是小b1,位于销售端的小商家是小b2。

  在即将到来的万物互联时代,场家与商家已经互相跨界实现融合,两者的界限已经模糊。小农场不是单一制作,在农家乐里也从事零售业务;小餐饮商家也不是单一的零售,在零售店(厨房间)里也进行制作活动。

  在S2B2b2C产业体系中,农牧场是小b1,餐饮店是小b2,店与场之间是互连互通的,实现了b2b网络化协同运营,小b1(生产端)与小b2(销售端)是连网运营的,通过数据智能进行一体化设计制造,通过网络协同进行一体化生产销售。

  店与场之间实现了网络化协同制造,在农牧场为餐饮店生产预制品半成品,在销售终端餐饮店进行最后一道工序,针对消费需求即时响应快速制造,从根本上改变了先生产后销售的传统方式,实现了即时化制作,满足了消费者个性化新鲜化需求。

  在S2B2b2C产业体系中,餐饮食品不是先在生产端进行加工制造,然后一成不变配送到商店里销售;不是在生产端一次制造定终身的,而是在消费者全程网络参与下,在农牧场生产端进行初次制造,在销售端厨房间针对消费者个性化需求进行终端制造。

  在5G万物互联时代,店与场之间界限已经模糊,新制造是产销融合制造,是上中下游协同制造,在制造环节中加入了零售内容,在零售环节中加入了制造内容,制造中有零售,零售中有制造,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二者的边界已经打破,在云与端之间互连互通联手操作运营。

  店场网将智能制造划分为“场端制造”和“店端制造”,餐饮店就是店端制造,农牧场是场端制造。消费者可以到店消费,也可以选择进家消费,可以通过网络在店端购买,也可以通过网购到场端购买。店场网是一个店场互联网,店与场是互连互通的,顾客可以在店场之间穿越。

  在无线互联网场景下,全渠道化将是一个必然趋势,经营场所将无所不在无孔不入,消费者能够随时随地进行购物,零售与制造已经结合为一体。新零售不仅仅是线上线下结合一体化,还是产销深度融合一体化的。为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,在消费者网络途径参与下,制造在产销两端不间断地进行。

  新零售的特征是融合了制造业务,在零售业态中嵌入了制造业务,是在销售渠道终端进行个性化制造,是在消费者身边进行即时化制造。店场网平台对店与场进行重塑再造,把农牧场转变成生产销售兼营的两栖型新物种,把零售店转变成销售制作兼营的两栖型新物种。这时候,农牧场也是销售渠道,餐饮店也是制作场所。

  农业餐饮互连网最大价值是两网协同效应(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两网协同),店场网通过农业餐饮跨界融合解决了产销数据孤岛问题;采取数据智能方式实现了线上线下结合一体化,实现了食材生产与食品销售对接一体化,实现了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深度融合一体化。

  农业餐饮互连网找到了实现数据智能的突破口,这个突破口不是生产端农牧场的智能化,也不是销售端零售店的数字化,而是采取数字孪生方式打造拥有数字版的“新食品”。一体两面的新食品能够在线上线下跨界运行,带动农业餐饮的生产、加工、运输、仓储、销售各环节向数据驱动智能化转型。

  农业餐饮进入产业互联网新阶段,需要对新零售“人、货、场”关系重新定义,“人”是消费互联网的主角,“货”是产业互联网的主角,“场”是“农场+商场”。产业互联网需要在供给侧提供能满足消费升级的新食品,因此,需要将“人、货、场”顺序调整为“货、场、人”。

  农业餐饮产业互联网推进数据智能工程,第一步不是去采集储存大量行业数据,而是率先设计行业知识图谱,这等于第一步先设计工程图纸,然后再施工建设高楼大厦;店场网在知识图谱基础上,设计了农业餐饮全产业链特征标签数据集,满足了机器深度学习对数据标签的高度依赖,使AI应用能够快速开花结果。

  农业餐饮是一个高频刚需市场空间广阔的领域,是一个数据特征丰富的领域,是一个让AI大有用武之地的领域。农业餐饮可连接的节点多,大智云物联网新技术应用场景多,是继金融、2018广西柳州!交通、医疗之后又一个数字化金矿。

  农业餐饮行业是由小农户小商户组成的,是分散化碎片化状态的,没有大型利益集团进行数据垄断,没有利益集团诸侯割据导致的数据孤岛,也不受个人隐私问题困扰。只要平台商能够为小b们提供共享价值,就能够将小农户小商户吸引到平台上,对接应用物联网大量采集行业数据,所以没有必要事先大量采集储存闲置数据。

  农业领域AI技术应用具有容错性强的优点,不要求达到无人驾驶汽车那样高的准确率,甚至允许差尺不差丈。即使搞错了还可以再改过来,试错纠错的损失代价不大,在可承受范围以内。农业餐饮也不缺AI技术资源供给,现在AI技术发展突飞猛进极大丰富,迁移应用在农业餐饮领域富富有余。

  农业餐饮不缺海量行业数据,在大S 云平台的支持下,也不缺算力和算法,主要制约因素是缺乏对大智云新技术的应用能力。行业知识图谱是对接应用AI的一个抓手,细分行业龙头(中B)可以作为核心能力来积累培育。

  知识图谱中不同实体之间的“边”表示了节点之间的关系,而边上的标记则表示了关系的类型。这可以用来为农业餐饮知识体系设立分类结构,提取节点属性作为特征标签,将关系类型作为知识体系架构;通过行业知识图谱对节点属性进行解释定义,对实体属性特征重新进行命名,可以利用这一功能设计行业特征标签数据集,并作为农业餐饮行业的关键词汇表,确保行业知识图谱中概念的一致性和准确性。

  知识图谱是一种语义网络,具有可复用特征,可以被全产业链各环节多次重复使用。在数字化智能化运营过程中,知识图谱能够对数据流去噪音去冗余去冲突,对关键节点自动化加注数据标签,让不同结构的行业数据按部就班进入系统,让不同来源的数据对号入座地进入流程,按照规定轨道进行规范化运行。

  建设现代高速公路铁路桥梁等工程,不是先备料后施工,而是先进行工程规划设计,然后才能够进入施工过程。基建工程需要首先提供工程设计书,农业餐饮互连网工程也是同样道理,不是先盲目大量采集储备数据资源,而是首先进行行业知识图谱工程设计。

  因为在没有工程设计书的情况下,你不知道准备哪些建筑材料,不知道这些建筑材料的品种、规格、型号等等。对于产业互联网工程来说,行业数据相当于建筑材料,行业知识图谱相当于工程设计书,也必须首先设计行业知识图谱再开工建设。

  消费互联网知识图谱是围绕“人”设计的,进入产业互联网时代,农业餐饮行业需要在供给侧补短板,为“货”(食材食品)设计专用知识图谱。店场网作为农业餐饮行业龙头,不是先采集储备海量数据,而是将本行业知识图谱工程设计放在第一位。

  产业互联网数据形式包括视频、图像、声音、文本四大类。其中,“视图声”三大数据是利用传感器在终端采集的,很容易收集到海量行业数据。剧本是一剧之本,文本则是知识图谱之本,确立文本数据在行业知识图谱中的支柱地位,利用文本构建行业知识图谱的体系架构。

  通过知识图谱将实体之间关系转变为概念之间关系(数字孪生)。从实体产品中抽取特征进行命名(数据标签)。在对接机器学习应用AI过程中,利用标注器加注文本特征标签,将“视图声”数据转型为标注数据。可以采取字幕方式加注在视频数据上,采取水印方式加注在照片数据上,将文本数据标签转换成语音数据标签等等。

  知识图谱是具有属性关系分类结构特征的,神经网络模型也是具有分类分层结构特点的,注册商标是法定的商品标识分类体系。店场网从行业知识图谱中抽取实体属性特征词,将特征词注册成为商标,利用“商标场景词”设计数据标签体系,全面覆盖了农业餐饮产业链各环节,这样,数据标签体系就成为知识产权护城河。

  商标分类标准是法定的商品标识分类体系,是一个科学的商品和服务分类体系,可以用来作为标识解析体系的基础性标准。我国商标分为45个大类,还包含了数量众多的小类,品种范围几乎覆盖了全部商品和服务内容。商标分类结构科学合理,可以为构建细分行业知识图谱及特征标签数据集提供体系架构支撑。

  商标具有线上线下两栖应用功能,应用在线下实体产品上是“产品品牌”,应用到线上数字化产品时是“数据标签”。店场网商标是线上线下全渠道品牌,是全供应链共享品牌。店场网的商标资产是自主品牌,还是为全产业链成员提供的共享品牌。店场网会员店(场)不用自己注册商标培育品牌,可以在店场网共享商标场景词中自由选择即需即用。

  推进农业餐饮跨界融合实现数字智能驱动运营,第一步是构建行业知识图谱,这是数字化转型的体系架构;第二步是设计特征标签数据集,这是对接应用AI的桥梁纽带;第三步是在大S云平台上建模实现智能化操作。

  设计特征标签数据集与构建知识图谱是互相配套的,也是机器深度学习的前道工序,目前机器学习高度依赖特征标签数据,没有特征标签机器学习就会无能为力。数据特征标签为机器深度学习提供了极大方便,可以加快对接AI工程进度,使人工智能能够尽快开花结果。

  在构建行业知识图谱过程中,首先对实体属性进行了解释描述定义,接下来在知识图谱基础上设计数据特征标签。通过对重要节点特征进行抽取,对特征词重新命名并注册为商标,然后将商标场景词作为行业数据标签。特征标签数据集是体系化的,同行业知识图谱分类结构是一致的。

  为了与机器学习神经网络分层结构相适应,农业餐饮知识图谱也分为6层结构:(1)原料食材类,包括肉蛋奶、米面油、瓜果菜等;(2)饲养动物类,包括猪牛羊、鸡鸭鹅鱼;(3)种植作物类,包括鲜菜鲜果鲜瓜、小麦水稻玉米大豆等;(4)主食菜品类,包括炒菜炖菜沙拉火锅、包子饺子米饭面条馒头等;(5)对生产端的各类农牧场进行个性化命名;(6)为销售端的各类餐饮店进行个性化命名。

  店场网标签数据集是体系化的,标签数据集反映了产业链各节点之间的分类关系,描述了产品全生命周期各阶段的节点属性。店场网利用特征标签体系构建了产销商业闭环,实现了产品全生命周期可连接,实现了产业链各环节可连接,打破了产销两端的信息孤岛壁垒,为全产业链数字化智能化运营铺平道路。

  知识图谱是数字孪生的一种形式,特征标签数据集是数字孪生的一个版本,构建知识图谱能够为行业数据提供体系架构。知识图谱通过分类分层解决了多源数据存在的碎片化问题,通过对实体属性的解释描述,为实体产品打造了一个包含语义的数字版(概念)。

  实体与概念是映射关系,概念是对实体属性的语义表达,通过对实体产品属性的解释描述,解决了实体产品概念的语义问题,能够为餐饮店打造智能客服提供数据架构支持,为农牧场打造语音助手提供标注数据支持。

  在行业知识图谱基础上,通过对实体产品关键节点进行数字孪生处理,将节点特征数据标签体系化。将实体属性抽取出来,通过重新命名设计成为特征标签,通过添加场景词成为个性化特征标签。并且应用区块链的时间戳为编码号,为实体产品提供唯一性标签编码号,带有标签编码号的数据能够实现可识别能连接,可以对接应用AI云大脑实现即时化实时连接,实现一对一精准连接。

  农业是大产业,餐饮也是大产业,二者跨界融合则是一个更大的产业,不仅市场空间足够大,还具有高频刚需商业价值。店场网平台从供给侧食材生产端入手,介入餐饮业上游食材生产环节,将餐饮店与农牧场打通,将餐饮供应链产供销各节点连接在一起,形成供应链闭环运营优势,并且对接5G物联网形成网络化关系,实现产供销虚实一体化运营。

  农业产加销各环节之间分离脱节,导致农产品产销失衡信息不对称,产生了过高的生产交易成本。通过构建农业餐饮互连网解决了产销分离信息孤岛问题,通过店场互联网解决了食材生产端与餐饮销售端互连互通问题。在应用AI实现互联网化运营后,会极大降低生产交易成本。

  农业餐饮互连网最大价值是网络协同效应,通过店场连接网络协同解决了产销分离问题,通过农业餐饮跨界融合解决了产销数据孤岛问题,通过线上线下网络化连接形成了产销数据闭环。农业餐饮互连网是立交桥工程,通过构建S2B2b2C组织架构,实现了生产销售平台化立体交叉,将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连在一起协同运营。

  新零售上半场是线上线下结合一体化,下半场是生产销售结合一体化。在新零售阶段,大S已经推动解决了线上线下渠道端结合问题,但是没有把产销两端连在一起,尚未形成产销一体化数字闭环。这导致大S产销两端数据结构失衡,出现了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问题。

  在大S搭建的数字化商业平台上,需求端消费者数据是长项,销售渠道端数据也是长项,但是在供给侧生产端数据却是短板,大S只有尽快补上生产端数据短板,才能够形成产销数据闭环,实现供给需求即时连接动态平衡。

  进入产业互联网阶段,需要在实现线上线下结合基础上,进一步推进生产销售结合一体化,将农业餐饮上下游供应链打通,在供给侧补上游食材生产这块短板,实现生产销售闭环对接一体化,实现全产业链上中下游全渠道化,实现农业餐饮跨界结合一体化协同运营。